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施康强
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吗。  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已有好几个中译本,其中一个出于已故李健吾先生的大手笔。李先生还写过一部《福楼拜评传》,对这位作者推崇备志:“斯汤达深刻、巴尔扎克伟大、但是福楼拜,完美。”
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吗。  这个评价或许过高,但是我们至少可以说:福楼拜力求完美。
  福楼拜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小说家,他自称,他也确实是艺术家,文字的艺术家。他视文字、文学创作为生命,每一部作品,每一章,每一节,每一句,都是呕心沥血的结果。对于他,小说的形式和风格比其内容更加重要。他写得很慢,很苦,反复修改,要求每一个细节都来自仔细的观察或亲身体验,要求文字具有音乐的节奏。(“一句好的散文应该同一句好诗一样,是不可改动的,是同样有节奏,同样响亮的。”)写包法利夫人服毒时,他感到自己也好象也中了毒。
  他写《包法利夫人》花了四年零四个月,每天工作十二小时。正反两面的草稿写了一千八百页,最后定稿不到五百页。当然他有条件这么做。他出身富裕的资产阶级,不必为谋生而忙碌,更不必卖文为生,有的是精雕细琢的工夫。1856年《包法利夫人》在《巴黎杂志》上发表,不仅标志着十九世纪法国小说史的一个转折,而且在世界范围影响了小说这个文学体裁在此后一个多世纪的演变和发展过程。
  如同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是对骑士小说的清算一样,《包法利夫人》在一定意义上是对浪漫主义与浪漫小说的清算。女主人公爱玛·包法利(“爱玛”是个浪漫的名字,“包法利”Bovary这个姓氏的词根Bov包含“牛”的意思:福楼拜煞费苦心选定的这个姓名,本身就意味着想入非非的浪漫与平庸的现实之间的反差)是外省一个富裕农民的女儿,在修道院度过青年时代,饱读浪漫派作品。她成年后嫁给一名乡镇医生,平庸、迟钝、不解儿女柔情的包法利,真所谓“彩凤随鸦”。于是她不安于室,先后成为风月老手、地主罗多尔夫与书记员莱昂的情人。为了取悦莱昂,维持奢华的生活,她挥霍了丈夫的财产,还借了高利贷。后来莱昂对她生厌,高利贷向她逼债,她只有服砒霜自杀。
  故事很简单,没有浪漫派小说曲折离奇的情节,无非是一个“淫妇”通奸偷情,自食其果。作者的本意也不是讲故事,他为小说加了一个副标题:《外省风情》。他为我们展示十九世纪中叶法国外省生活的工笔画卷,那是个单调沉闷、狭隘闭塞的世界,容不得半点对高尚的理想,乃至爱玛这样对虚幻的“幸福”的追求,而以药剂师奥梅为代表的所谓自由资产者打着科学的旗号,欺世盗名,无往而不胜。妇女在这个社会中更是弱者,福楼拜自己就说过:“就在此刻,同时在二十二个村庄中,我可怜的包法利夫人正在忍受苦难,伤心饮泣。”
  这部今天进入文学教科书的作品,在它发表的第二年却被当局加上有伤风化、诽谤宗教等罪名,由检察官提出公诉。检察官列举书中四个段落为佐证。一,爱玛在树林里委身于罗多尔夫,她因奸情而变得更加美丽:这是对通奸的颂扬。二,爱玛病后去领圣体,她用对情人的语言向天主倾诉。三,爱玛与莱昂在奔驰的马车里做爱(《巴黎杂志》的编辑删掉了这一段),然后是对他们幽会的旅馆房间的“淫荡描写”。四,对爱玛临死终场面的描写违背宗教和道德原则,夹杂肉欲的联想。
  我们且看第三项指控。检察官委婉地称之为“马车里的沦落”的那一段:
  车子掉头往回走;而这一回,既无目标又无方向,只是在随意游荡。只见它先是驶过圣波尔教堂,勒斯居尔,加尔刚山,红墉镇,快活林广场;随后是马拉德尔里街,迪南德里街,圣罗曼塔楼,圣维维安教堂,圣马克洛教堂,圣尼凯兹教堂,---再驶过海关;---旧城楼,三管道和纪念公墓。车夫不时从车座上朝那些小酒店投去绝望的目光。他不明白车厢里的那二位究竟着了什么魔,居然就是不肯让车停下。他试过好几次,每回都即刻听见身后传来怒气冲冲的喊声。于是他只得狠下心来鞭打那两匹汗涔涔的驽马,任凭车子怎么颠簸,怎么东磕西碰,全都置之度外,他焉头耷脑,又渴又倦又伤心,差点儿哭了出来。
  在码头,在货车与车桶之间,在街上,在界石拐角处,城里的那些男男女女都睁大眼睛,惊愕地望着这幕外省难得一见的场景---一辆遮着帘子、比坟墓还密不透风的马车,不停地在眼前晃来晃去,颠簸得像条海船。
  有一回,中午时分在旷野上,阳光射得镀银旧车灯锃锃发亮的当口,从黄步小窗帘里探出只裸露的手来,把一团碎纸扔出窗外,纸屑像白蝴蝶似的随风飘散,落入远处开满紫红花朵的苜蓿地里。
  随后,六点钟光景,马车停进博伏瓦齐纳街区一条小巷,下来一个女人,面纱放得很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这段叙述,适见福楼拜艺术手段的高超。他让读者处于车夫与市民的视角,猜想车里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今的通俗小说作者或者影视编导处理汽车(相当于福楼拜时代的马车)里偷情的场面,不知浇上多少浓油赤酱。
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吗。  再看对旅馆房间的“淫秽描绘”:
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吗。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吗。  在这个充满欢乐的温馨的房间,尽管华丽里透出些衰颓,他俩依然钟爱无比!每次来总看到家具依然如故,有时还会在台钟的底座上找到几枚发夹,那是上星期四她忘在这儿的。壁炉边上,有张镶嵌螺钿的黄檀木小圆桌,他俩就在这圆桌上用餐。爱玛把肉切开,连同温柔甜蜜的千言万语,一块儿递给他;香槟泡沫从精致的酒杯溢出,流到她的戒指上,她忘情地纵声大笑。他俩已完完全全被对方所占有,根本无法自拔,因此都以为这儿就是他俩的家,他们要在这儿一起生活,直到地老天荒,就像一对年轻的终身夫妻那样。他们说我们的房间,我们的地毯,我们的椅子,她甚至管莱昂送她的拖鞋叫我的拖鞋,那是当初看她喜欢,莱昂特地买给她的礼物。这双粉红缎面的拖鞋,用天鹅绒毛滚着边。她坐在他的膝上,脚够不着地,只能悬在半空;这时那双小巧玲珑、鞋跟不包革的拖鞋,就单靠光脚的脚趾点着。
  与其说作者“淫荡”,不如说是检察官大人神经过敏。
  幸亏福楼拜请出一位地位显赫、能言善辩的大律师,法庭最后判福楼拜无罪。
  这场官司的结果,是《包法利夫人》成为畅销书。这以后,由于这篇小说多层次的、丰富的内涵,更由于持不同美学观点的小说家和批评家们各取所需,它得到不同的评价。我们只能挂一漏万,举其大端。
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吗。  尽管福楼拜本人对现实主义和自然主义等等颇有微词,左拉对《包法利夫人》推崇备至:“以《包法利夫人》为典型的自然主义小说的首要特征,是准确复制生活,排除任何故事性成分。作品的结构仅在于选择场景以及某种和谐的展开程序......最终是小说家杀死主人公,如果他只接受普通生活的平常进程。”
  早在上一个世纪,已有论者强调这部小说的心理学和哲学层面。儒勒.德.戈吉耶发明了“包法利主义”这个名词,把它定义为“人所具有的把自己设想成另一个样子的能力”。(应该说,“包法利主义”的存在先于包法利夫人,而且是超国界的。中国文学史上有无数“心比天高,命如纸薄”或“始乱终弃”的“红颜薄命”的故事。它也延伸到当今世界,青年男女对明星、对“大众情人”的崇拜,其实也是“包法利主义”的一种变体。)
  本世纪初,从英国小说家亨利.詹姆斯开始,批评界致力于凸现福楼拜作品的艺术层面。詹姆斯写道:“福楼拜只在表现手法中看到艺术品的存在,他向我们提出挑战,看谁能确定另一个评定作品生命力的标准而不论为笑柄。”
  福楼拜研究本世纪蔚为显学。六十年代兴起的法国“新小说”作家和理论家们视福楼拜为先驱。让.罗赛主要研究《包法利夫人》的叙述技巧和叙述观点,他说这部“什么也不涉及的书”是现代反小说的祖先。这话也不是毫无根据。福楼拜本人在一封信里说过:“我以为美的,是一本什么也不涉及的书,一本没有外部联系的书,它以自身风格的内在力量支撑自己,如同地球无所评籍,悬在空中,一本几乎没有主题的书,或者,至少,主题几乎是看不见的,如果这是可能的。”在另一封信里他说:“因此既没有美丽的题材,也没有卑贱的题材,而且,从纯艺术的观点来看,我们几乎可以把不存在任何题材奉为格言,因为风格本身就是观察事物的绝对方式。”小说中对物体的刻画越是精细,这个物体就越是孤立于它从属的那个整体,除了它作为物体存在在那里,失去其他任何意义,如小说中夏尔的那顶帽子。
  萨特研究福楼拜,写了一部两千页的大书《家庭的白痴》。他认为“被动性”在福楼拜身上非常重要。他爱用被动态造句,也是被动性的体现。他的父亲,鲁昂的名医,在家庭里滥用权力;母亲对他没有感情;继承父业,也成为名医的兄长引起他的嫉妒心。凡此种种,造成他的孤僻倾向,使他成为一个曾经是不幸的,后来又把神经官能症作为摆脱不幸的办法的人。艺术或文学不一定是神经官能症患者的事情,但是为艺术而艺术,如福楼拜,要求一种神经官能症。
  最后要提到著名的秘鲁作家略萨,他写了一部研究福楼拜的专著《无休止的纵欲》,标题来自福楼拜的一句话:“承受人生的唯一方式是沉溺于文学,如同无休止的纵欲。”(1858年9月4日致勒罗瓦耶.德.尚特比小姐的信)他推崇《包法利夫人》为第一部现代小说,赞扬福楼拜对形式完美的追求,认为在后者身上,“形式从来未与生活分离:形式是生活最好的维护者”。
  如果说《包法利夫人》的文本为批评家的诠释提供了无穷的可能性,对于翻译家,文本在形式上的完美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和挑战。译者不仅要准确传达词义,如果他尽心尽职,还要尽可能顾及原文的音乐性。李健吾先生以作家的才情译书,他的译本行文潇洒,有的翻译评论家誉之为“定本”。他的文章确实漂亮,试引一段(第三部第五章,爱玛坐马车从永镇到鲁昂,城市在她的眼下出现);
  城像圆剧场,一步比一步低,雾气笼罩,直到过了桥,才乱纷纷展开。再过去又是旷野,形象单调,越远越高,最后碰上灰天的模糊的基线。全部风景,这样从高望去,平平静静,像煞一幅画。停锚的船只,堆在一个角落;河顺着绿岭弯来弯去;长方形的岛屿,如同几条大黑鱼,停在水面,一动不动。工厂的烟囱冒出大团棕色的烟,随风飘散。教堂的尖顶突破浓雾,清越的钟声有冶铸厂的轰隆轰隆的响声伴奏。马路的枯树,站在房屋中间,好象成堆的紫色荆棘一样。雨洗过的屋顶,由于市区有高有低,光色参差不齐。有时候,吹来一阵劲风,浮云飘向圣.卡特琳岭,仿佛空气凝成波涛,冲击岸边绝崖,先是气势汹汹,转瞬又销声匿迹了。
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吗。  我们看到,李先生爱用四字成语和四字结构,因此句读较多,这一段文字一共用了三十五个标点符号,包括逗号、分号和句号。福楼拜极其重视文句的节奏,原文只用了二十二个标点符号。本书作者周克希先生力图在一定程度上复制原文的节奏,他的译文用了二十五个标点符号:
  像圆形剧场那样下凹,沐浴在雾霭之中的这座城市,过了桥那头才渐渐开阔,布局也没了章法。再往后,平坦的田野重又走势单调地隆起,延接到远处苍茫的边际。从高处如此望去,整片景色了无动静,像一幅画;下锚的船只挤挨在一隅;河流在葱郁的冈峦脚下描画出流畅的弧线,椭圆形的岛屿恰似露出水面的一条条黑色的大鱼。工厂的烟囱吐出滚滚浓烟,随风飘散开去。铸造厂传来隆隆的响声,和着矗立在雾中的教堂钟楼清脆的排钟声。大街两旁的树木,凋零了树叶,宛似屋宇间一蓬蓬紫色的荆棘,屋顶上的雨水犹自闪着亮光,屋面随地势起伏而明暗不一。时而,一阵风挟着云团掠向圣卡特琳娜山冈,犹如股股气浪悄没声儿地撞碎在峭壁上。
  翻译没有定本,李健吾先生的译本是否定本,这些都是学术界还没定论的问题。我不敢说周克希先生的译本在总体上或在某一方面超过李先生的译本或其他译本,但是我可以说,这是一个不同的,有自觉的美学追求,因而有其价值的译本。

04

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吗。《包法利夫人》,福楼拜给它取了另外一个名字――外省风俗。以巴黎为中心,放眼周边的城镇,光怪陆离,那些,但凡有一点理想的人都要被周围人嘲弄。

而那些精于算计的,所谓的自由资产者,打着科学的旗号,欺世盗名,是真正的口是心非,可他们却无往而不利,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药剂师奥梅!

当我们说到《包法利夫人》,有同学就说,女主人公爱玛,服毒自尽的那些章节,作者的描述最让人难忘。

这个幼稚又疯狂的女人,她觉得“死亡”是最简单的事情。结果她吃下“砒霜”两三个小时之后,各种剧烈的疼痛,呕吐,伴随着抽搐与疯言纷语,紧紧的裹挟着她痛不欲生。

弥留之际,在她仅有的一点清醒的意识里,她感受到了“生与死之间的距离,遥远又落寞”。

福楼拜把“爱玛”写死了,她服毒自尽的那一刻,作者心绪难平,愤怒地不能自已。

因为,包法利·爱玛,是个浪漫的名字!作者曾经透露,“包法利”Bovary这个姓氏的词根Bov包含着“牛”的意思。选定这个名字,就像父母为孩子取名一般,福楼拜可谓是“煞费苦心”!

小说里,爱玛在周围人的眼里,尤其是在一个个,男人的眼里,她魅力四射,这种别人眼里的美与爱玛最终的凄惨结局,那一副扭曲了的面孔,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而这一切,在作者给主人公取名之初,就已经埋下伏笔,很牛气的名字,本身就意味着,想入非非的浪漫与平庸的现实之间的反差!

一、最远的距离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彼此的心却相隔万水千山

《包法利夫人》中有两类男性,一种是像包法利先生一样很爱女主,却平庸,粗鲁,不解风情。一类是罗多尔夫和莱昂,满嘴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却以爱情做诱饵。

女主包法利夫人名叫艾玛,别人说她爱慕虚荣。

福楼拜说,“包法利夫人就是我。”

包法利夫人又何尝不是所有人呢?

浪漫的爱情与平庸的生活,巨大的反差是理想与现实的鸿沟。

在十九世纪末,有人提出了“包法利主义”,所指的就是“人所具有的把自己设想成另一个样子的能力。”

很显然,持有这种主义的人,大多没有成功,起码在小说家的眼里还没有看到。比如《红楼梦》中“心比天高”的晴雯,她们的精神上可能已经到了更高的层次,并且自身已经意识到,但所处的环境是无法改变的。

表现在外人眼里的就是虚荣,做作,不安分。如包法利夫人喜欢看书,穿着讲究,这在包法利先生的妈妈眼里是另类。晴雯打扮的风流别致,不同于普通丫鬟,在王夫人眼里就是轻薄。

有的男性以事业为生活的重心,有的女性把爱情看作生命的全部。大家都在追求一种看起来不切实际的东西,或是金钱,或是权力,或是地位,或名声等等,包法利夫人和所有人一样,她在追求看起来最没有用处的爱情,并一生为代价,因为爱情就是她的信仰。

艾玛虽出生在乡村,确实富农的女儿,鲁奥老爹送她到到修道院去接受较好的教育,有才情,举止优雅,像同龄女孩一样对爱情有幻想,喜欢读司各特的小说,崇拜过玛丽斯图亚特。

她为什么要嫁给夏尔包法利呢?

包法利是乡镇医生,艺术水平不高,可能是运气比较好,竟也治愈了很多人,其中包括鲁奥老爹。

因此成为一带比较有名的医生。

鲁奥老爹甚至把包法利当成大恩人,同时,鲁奥因为经济拮据拿不出嫁妆,就这样,包法利在妻子去世之后,便娶了爱玛。

包法利曾娶过一位带着财产出嫁的寡妇,年龄大,长相难看,骨瘦如柴,却想控制身边所有的人,在这段婚姻里,包法利很压抑,却一直懦弱的承受。

直到娶了爱玛。

包法利心满意足,无忧无虑。

而爱玛却怀疑了,她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烦闷。

她甚至希望夏尔包法利可以猜出她的心思,要是他的眼光,哪怕就只一次,能探向她的心扉,她觉得滔滔不绝的话就会从心里决口而出。

他俩生活上越是亲近,内心里越是疏远,而夏尔对这一切毫无所感,他甚至认为爱玛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福楼拜同情爱玛的,甚至觉得她可怜,他说,爱玛一定在那里受了委屈在哭泣。

“夏尔的谈话就像行人道那样平板,人云亦云的解说好比过往的行人,听的人既不会动情,也不会发笑,更不会浮想联翩。他说自己当初住在鲁昂的时候,从来没有发过兴去看一场巴黎来的角的演出。他不会游泳,不会击剑,也不会使枪,有一次爱玛问他小说里碰到的一个骑马术语,他也说不上来。”

这就是夏尔包法利。

“可是,一个男人,难道不正是应该样样事情都无所不知,应该能教你领略激情的魅力,对生活的真谛,教你洞晓世间的种种奥秘的吗?而眼前这个男人,他什么也不会教,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指望。他以为她很快乐;她恨他的正是这种神完气足的麻木,这种无动于衷的迟钝,她甚至讨厌自己带给他的幸福。”

爱玛病了。

03

福楼拜,一个出生于富裕家庭的贵族绅士,他不需要为生计奔忙,但他也绝对不是纨绔子弟。写作《包法利夫人》这部小说,历时四年,他每天伏案写作12个小时以上,堪比劳模!

这部精美的小说,福楼拜创作之初,写了3600页的手稿,经过他字斟句酌地打磨和删减,最终定稿时不到500页。他追求极致的写作态度,让我们这些爱好写作的年轻人,自愧不如。

他把小说语言打造的如散文一般精美,在他之前的小说家里,那是绝无仅有的。

有人说,他作为富家子,衣食无忧,有的是时间,细细地打磨自己的作品,与此同时,难道你忘了,那些不愁吃穿的群体里,有多少是真正的精神贵族?无所事事的,大有人在,以权谋私、祸害他人的更是不在少数。

福楼拜追求的,是去完成一次写作上的创新,实现一次思想上的跨越,他写得很慢,很苦,反复修改,要求每一个细节都来自仔细的观察或亲身体验,他要求文字要具有音乐的节奏。

他坚持四年,笔耕不辍,也称得上是刻意练习,那种细心雕琢的工匠精神连同艺术家的情怀,我想,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用他自己的话说:一句好的散文应该同一句好诗一样,是不可改动的,是同样有节奏,同样响亮的。

二、包法利夫人的理想

这篇小说的情节并不复杂。米兰昆德拉曾在《小说的艺术》中提及,爱玛包法利的视线缩小到如同一块围墙内的地方。冒险在围墙之外,怀旧变得无法承受。

在对日常的烦恼中,梦与梦想日益重要。

已失去的外部世界的无限被灵魂的无限所取代。对个人不可替代的独一无二所产生的伟大幻想,欧洲最美丽的幻想之一。

《包法利夫人》这部小说的确不同于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等一类大范围的场面。

实际上,福楼拜在一封信中曾说过他如此创作的原因,“我以为美的,是一本什么也不涉及的书,一本没有外部联系的书,它以自身风格的内在力量支撑自己,如同地球无所凭借,悬在空中,一本没有主题的书。”

书中的人物并不多,主要就是围绕包法利一家人,以爱玛为中心,一次婚姻,两个情人,最后随着梦一起破碎。

爱玛几乎具备所有男子喜欢的特质,正如包法利先生还曾以爱玛的追求者为骄傲过。

爱玛的第一个情人准确的说是罗多尔夫,实际上爱玛是先认识的莱昂。

罗多尔夫是一个有财产的地主,人长得高大俊美,当他第一次见爱玛后他就下定决心要获得爱玛的芳心。

罗多尔夫的出现满足了爱玛的所有幻想。

花言巧语的罗多尔夫在一步步享受着游戏的快乐同时,爱玛沉入到他编织的虚幻的爱情无法自拔,在爱玛感情渐浓想要私奔和他寻找新生活的时候,实际上,罗多尔夫在慢慢厌倦。

因为在罗多尔夫的所有情人都是这么诱骗来的,爱玛虽然比其他人纯洁美丽,可是罗多尔夫依旧是以一种射猎的游戏性态度,当猎物到手后,他想的是自己不受影响的转身。

罗多尔夫留下一封假惺惺的信后便悄悄离开了永镇。

爱玛受了巨大的打击,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关键的时刻,莱昂再次出现在爱玛的生活中,这个很早就爱慕爱玛的小书记员。

莱昂的再一次出现,没有了当年年少青涩的爱慕之感,像罗多尔夫一样,在接触过真正的上流贵族生活圈后,变得无耻贪婪。

他的出现是来雪上加霜的,加快了梦想破碎的速度。

爱玛喝砒霜自尽的那一章,福楼拜表现的极其精彩。

“大家齐唱圣歌,跪下,起来,重复个没完!”

福楼拜甚至因为这部小说而被检查官起诉过,原因是有伤风化,包括对爱玛临终场面的描写。

包法利夫人死了,就正如所有人的梦与梦想同时成泡影,她的死难道不应该好好表现吗?

法庭判决,福楼拜胜利,《包法利夫人》得以畅销。

图片 1

书记员莱昂与美丽的爱玛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萄京997755,转载请注明出处: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