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49.net:三岛由纪夫,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

www.649.net:三岛由纪夫,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www.649.net:三岛由纪夫,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妖怪的季节》

  60年代,三岛由纪夫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文化概念和新的天皇观,并以此作为创作的中心,辐射出《忧国》(1961)、《十日菊》(1961)、《英灵之声》(1966)三部曲,以及《太阳与铁》(1965—1968)、《文化防卫论》(1969)等评论文章,这些作品将其破坏性的冲动与暴力美学的情趣结合,运用了冷嘲热讽、逆历史潮流的言辞来构建新的文学模式。从《忧国》不难看出,此时的三岛由纪夫已将他的美学寓于其政治思想中,这种政治思想是感性而主观的。同时,他又将这种“三岛由纪夫式”的政治寓于文学创作之中。《忧国》讲述的是年轻中尉竹山被派遣偷袭组织“2·26事件”的叛军,而叛军的主要头目又是自己的好友,面对两难的选择,竹山最终选择了剖腹自杀。血腥的描述,透露出三岛由纪夫的美学观。小说字里行间流露的是三岛由纪夫对法西斯军事政变“2·26事件”的肯定,他认为这些年轻军官是在反对政党政治腐败、经济失败、外交软弱。所以说,他赞美的不是“2·26事件”本身,而是参与政变的青年军官的“灵魂的奔腾”、“正义感的爆发”。此时的死亡在其笔下已表现出尼采式“对生命力的无穷无尽、无比欢乐的喜悦”。三岛由纪夫的精神价值通过死被承认,作为偶像被顶礼膜拜。“作者试图在抒写死亡带来灵魂净化和精神世界的积极意蕴,而没有把笔墨集中在生命消逝的叹息惋惜,意欲表现一种愚君的政治气节。”(李德纯《抱残守缺的“武士道”说教——三岛由纪夫论之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3年第5期)

www.649.net 1www.649.net:三岛由纪夫,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 三岛由纪夫是日本著名小说家,他被誉为“日本的海明威”,也是著作被翻译成英文等外语版本最多的当代作家,可惜他最终因政治目的而自杀谏世。 三岛由纪夫的作品特色与风格www.649.net:三岛由纪夫,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 作品主题 三岛由纪夫文学不同于一般的日本文学,在作品中少有哀伤的阴柔美却有一种强烈的冲击力带给人心灵上的震颤和情感的激荡。这正是因为三岛由纪夫常带着一种逆反和冒险的精神来演绎相反相对的概念和思想。在他的作品中经常会出现一些二律背反的公式,如美与恶,爱与丑,优雅与暴烈,青春与老朽,诚实与伪善,希望与破灭,均衡与破坏等等,令人感受到三岛无处不在的矛盾性。 爱情是人类最美好圣洁的感情之一,也是文学中永恒的创作主题。在三岛的文学世界中,鲜有浪漫和甜蜜的恋爱,而是多描写了情爱中的困扰、无奈、焦虑。他笔下的爱情,有两类尤其突出,一类是描写绚烂诡异的变态爱情,或者是继承了日本文学中的男色美和同性恋模式;或者是反映现实中混乱的婚外恋等。另一类是描写在理想国度里,通透纯洁的爱情。三岛由纪夫在作品中,通过人物的心情感受、情绪变化、内心独白等强烈的感受性展示二战后人们卑微低俗的追求官能上的快感。从他的文学世界里,看到了繁杂颓废的世态,变异的爱情象征着社会的混乱和无秩序,是现实的人间之爱;而纯洁、唯美的爱情寄托着三岛对美好真情的期待,是虚幻的理想之爱。 三岛对战后的日本充满了失望,所谓的文明侵蚀了传统的美好。社会上的腐败、荒诞与衰落让三岛从中叩问并引发深思,压抑的现实总是压抑着人性,文明的发展反而使人的生命本能不断衰退。三岛对人爱欲的描写也是他试图超越现实原则的一种尝试和突围。他的作品中不管是混乱现实中的畸形爱情还是理想世界中的唯美爱情,都表达了三岛从绝望中追逐美好爱情的希望,从腐臭中找寻清新的空气,达到对现实的反思和对抗。 艺术特色 三岛非常热烈地表现对生的欲求和男性的肉体体美。他说:“人的生的本能在或生或死的情况下,当然是执著生。”他将生、活力和健康作为自己的美学使命,并通过肉体美表现出来。他认为,肉体比精神更具有存在的价值。但他与其他日本作家不同,不太着墨表现女性美,而是更多地憧憬男性的肉体美,并将其提升和艺术化,形成他的冲突美的一个方面—青春的生命是美的。 三岛对生的欲求,首先是通过男性突出的肉体美来表现的,健美的体魄是青春活力的体现。三岛认为男性美是雕刻性的,男性的阳刚之美,是活力、进取、献身精神的体现。这种思想,使他在其作品中塑造了一大批具有健美体魄的男性。 三岛由纪夫的作品在充溢青春、生命力旋动的同时,也回荡着一股死亡之气,他的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涉及死亡。死亡意识简直是一个巨大的、无法逃避的阴影,贯穿三岛的创作生涯。对于三岛来说,死不代表恐惧,而是一种美丽的、使人向往的东西。他的作品中的死与青春、活力结合在一起散发出一种诱人的、奇异的色彩。与众不同的死亡意象构成了他怪异美学的一部分。 在死亡的美中,三岛以为美的极至是完美的男性肉体的死亡。他欣赏美的肉体被毁坏的瞬间美。从《假面自白》中的塞巴斯蒂昂殉教之美到《丰饶之海》中阿勋的武士之举,再到三岛白身的切腹死谏,无不体现了三岛这种极至之美的美学观。 三岛由纪夫 假面的告白www.649.net:三岛由纪夫,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 《假面自白》是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的成名作和代表作,发表于1949年。《假面自白》在日本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被评价为“三岛文学的核心和根子” 作品带有自传性质,描述了主人公“我”的成长历程,以及复杂的心理活动。《假面自白》不仅在文学上是一部出色的作品,而且由于其存在着一些能够清晰反映出三岛隐藏着的那一面的缘故,它还是一部重要的作品。《假面自白》将与少年时期快乐的欲望相连的性愿望,极其正确而冷静地加以整理、表现,并将它作品化。 内容简介:小说以第一人称形式,叙述男主人公的出生和家庭状况,描绘进入青春期的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和心理活动。他对自己天生儒弱感到羞愧,但爱情萌发,怀着尝试恋爱的心态又欲接近异性。终于他与同学的妹妹园子相恋了,最后总感到自己能力不足而终止了恋爱关系。二战后,园子已嫁人,主人公仍试图与她偷偷约会,过一种精神恋爱的生活。

多半是基于对其他事物的恐惧。

  矛盾越尖锐,带给他的力量也就越强大,少年的自卑厚厚地郁积在他心中。于是,他用一生的努力、追求绝对的畅销、绝对的功名、绝对的身体的美,以此来覆盖那深厚、却阴暗矮小的人格内核。从这个角度看,三岛由纪夫不仅写出了叹为观止的文学,也以艺术化的方式塑造了他的生生死死,这俨然是一种用生命做材料的行为艺术。当他塑造肉身和名誉的时候,也许固然有着虚荣心,足以让别人将他归入俗人之类,但最终的血泊和残尸证明那凡俗软肋下实则有着修罗般不可仿效的勇猛,这让他足以成为传世之说。他如心所愿,建成一座完美的神庙,再毁之,以壮年自戕之尸收下世间所有过于轻易的贬抑、过于草率的质疑。他抛弃的文字,便成了灵魂。书本犹如无法销毁的存在感,鲜活丰满又如肉身。他的话和他的死加上死后流传的文字,构成另一番蛇咬蛇一般的悖论。(《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的生与死》,亨利·斯各特·斯托克斯,于是译,上海书店出版社,2007年7月第一版,译后记《 凄厉,便由他去演》,第353页)

《应当背叛朋友》

  笔者始终将三岛由纪夫的死,看作是一位杰出的文学家为追求自己信仰的美学而死。其实,人的本性中都有想实现自己实现不了的愿望,这就好比许多唱歌跑调的人想当歌唱家一样。虽然这是人生的一种悲哀,但却不失为人生向前的动力。身为一名作家,他可以拥有双重的人生,正像作家余华所说:

www.649.net:三岛由纪夫,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子不语怪力乱神”之傲岸孤高的空子,和标榜绝不碰触灵异现象研究的现代科学家们,古者今人,想法竟不谋而合。科学家们甚至无法从科学角度全盘推翻这些现象,担心万一和该领域沾上边,恐将损及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信誉。而且不仅是灵异现象,他们对“飞碟”也同样保持避之唯恐不及的心态,只能说科学家们实在太狡猾了。

  1970年11月25日,三岛由纪夫在完成《丰饶之海》的《天人五衰》之后,与盾会组织的四名青年,以观赏宝刀“关之孙六”为名,挟持了自卫队东部的益田将军,并提出在自卫队发表演讲。三岛由纪夫的演讲只进行了10分钟左右,便切腹自杀了。

人生就是靠着不断的遗忘,才比较容易活下去。如果真有某位老师,陪着各位一起认真烦恼,想必那位老师会陷入成人与少年的矛盾纠葛之中,逼得他最后只能走上绝路。

www.649.net:三岛由纪夫,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  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是一位政治思想上错误多端、艺术成就很高的复杂人物。他的一生,是将文学和感性化政治调和在一起而精心绘制的一幅撼动人心的油画。在这幅充满了诡异的油画中,“美”——凌驾于他的文学与政治人生之上。在很多人看来,1970年三岛由纪夫的切腹自杀,应归咎于他“企图发动政变”的失败。但笔者认为 :三岛由纪夫是一位对世界文学有着独特贡献的杰出作家、是一位对独特美学执着追求与大胆实践的作家;三岛由纪夫的美学精髓渗透在他文学作品的字里行间,并影响着他一生的创作;他的切腹自杀是他文学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他是死在自己一生所营造的美学悖论中。

www.649.net 2

  三岛由纪夫原名平冈公威,1925年1月14日生于东京的祖父母家。祖母永川夏子对三岛由纪夫寄予了极大的希望,出生后的第49天,就夺走了抚养的绝对权力。永川夏子出身贵族武士世家,从小生活在与明治天皇血缘很近的亲王有栖川宫身边。自小形成的高傲、严谨的性格,使得永川夏子对三岛由纪夫的抚养格外精心和严厉。由于和祖母生活在一起,三岛由纪夫的童年便与母亲、自然界和同龄的男伙伴儿隔离(永川夏子身患坐骨神经痛,对声音极为敏感,禁止三岛由纪夫和男孩儿玩耍,以免发出响声,引发病痛)。因此,三岛由纪夫便在绘画与童话故事中寻找现实中无法找到的世界。屋内的童话世界和屋外的现实世界交织的幻影,执拗地追赶着年幼时代的公威,而追赶他最多的就是一种“异样性的东西”,是血与死。超常而奇怪的生活方式,使得鲜血与死亡成了三岛由纪夫童年热切的愿望,并发展成为一种“特殊的嗜欲与浪漫的憧憬”。这种嗜欲与憧憬,渐渐地形成了他的文学沃土,酝酿和给予了三岛由纪夫独特的文学养料,也造就着三岛由纪夫的文学人生。

是因为我们是隔了一段距离来看它的。

  在三岛由纪夫的一生中,油画《塞巴斯蒂安殉道图》对他的文学创作产生了重大影响。画作中塞巴斯蒂安强悍的身躯和俊美的脸庞,让三岛由纪夫为之倾慕。在《假面的自白》一文中,三岛由纪夫承认这是令他第一次有性冲动的画作。在此之后的文学作品中,三岛由纪夫常常描写同性恋情节。后来有很多人认为三岛由纪夫是同性恋者。笔者认为,三岛由纪夫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性恋,他最初的同性恋倾向,源自从小与同性接触较少而引发的好奇,而后随着他对唯美主义与古典美学的欣赏,这种同性的美便成为他美学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和唯美主义与古典美学的接触,源自三岛由纪夫中学时期的师长清水文雄对他的影响。

译者: 邱振瑞

  少年时代的三岛由纪夫,身体十分羸弱,怯于介入同龄男孩子中。敏感的个性,使他从小遭受着自卑的困扰,也影响着他成年以后的性格:极其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

那些沉重僵硬的事物,乍看似乎不像流行那般容易随浪潮退去,事实上,或许比流行还要短命。肤浅的流行,在结束短暂的生命以后,下次又会以全新的样貌复活重生。很不可思议地,轻佻肤浅的流行事物通常拥有如九命怪猫般的强韧生命力。这,就是隐藏在流行的生命力背后的秘密。

  纵观三岛由纪夫的一生,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想张开带着理想和热望的翅膀,像一只文学王国里振臂高飞的山鹰,按照独特的运行轨迹执着地奋力向上。但是,由于他内心充满了矛盾,深受煎熬和躁动的心灵总让他倍感沉重。所以,他时常表现出不满、忧郁、痛苦、反叛、激进。如果把三岛由纪夫的惨烈自杀比作一幅灿烂而又具华丽之美的马赛克拼图,那每一块马赛克上既有他辉煌的创造,又有他惊人的毁灭。三岛由纪夫是为文学而死,他的自杀,是他文学创作的延续,也是他对自己生命意义的注解。他死在自己的笔下,活在了读者心里。

  在西方古典思想中,对三岛由纪夫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希腊古典主义。三岛由纪夫接受古希腊追求英雄主义和男性裸体造型的宏大气魄,以及在艺术上表现出来的严谨的完美性与理性。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他的《潮骚》,完全模仿古希腊朗戈斯的古典主义,从他那里汲取主题、情节、类似的矛盾冲突和人物性格,并且注入了新的文化内容。其实,在崇拜古希腊男性肉体的过程中,我们还是能看到三岛由纪夫对日本武士道的倾慕,也就是说,他是以日本传统为根基,同时用希腊的古典主义来不断丰富其美学体系的。

我是个爱猫成痴的人。因为,猫这种家伙实在有点自私又忘恩,还有,大部分的猫都只是忘恩之徒,而不会像卑劣的人类会恩将仇报。

  可是,三岛由纪夫却将文学写作与现实人生重叠到了一起,甚至混淆得连自己都无法分清现实与写作的界限,他的自杀就是最好的佐证。

拉罗什富科曾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冷眼旁观他人不幸的坚强本能。”这段话真是高竿的讽刺,一针见血戳穿了人类的共通心理。有些女学生在和同性有人结伴自杀时,多半会留下一封遗书,上面写着自己由于同情朋友的不幸遭遇,而决定陪她共赴黄泉。要说这种情形是例外,还不如归因于女学生特有的病态感伤。举凡心理健康的人,任谁也无法跳脱本书开篇格言的论定。所谓心理健康的人,究其本质就是不道德的人。

  母亲倭文夺回抚养权后,对三岛由纪夫百般关爱,尤其是在文学兴趣上的培养,给予了他很多的鼓励与帮助。母亲的潜心培育,极大地激发了三岛由纪夫对文学的热爱和对创作的渴望。15岁时,三岛由纪夫拜著名诗人川路柳红为师,学习写诗;16岁时,他发表处女作《鲜花盛时的森林》。可以说,处女作的发表,让三岛由纪夫在创作中第一次真正实现了自我认同,找回了自信。此后,三岛由纪夫在创作中按照自己的美学价值观,不断地将这种“美”蔓延在日后的作品中。随着时光的推移和作品的相继发表,他的自卑不知不觉中衍生成了自恋。

在我们男性看来,女人心有时还真像海底针。

  写作与生活,对于一位作家来说,应该是双重的。生活是规范的,是受到限制的;而写作则是随心所欲,是没有任何限制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将他的全部欲望在现实中表达出来,法律和生活的常识不允许这样,因此人的无数欲望都像流星划过夜空一样,在内心里转瞬即逝。然而写作伸张了人的欲望,在现实中无法表达的欲望可以在作品中得到实现,当三岛由纪夫“我想杀人,想得发疯,想看到鲜血”时,他的作品中就充满了死亡和鲜血。(请加引文出处)

《应当尽量做出不道德的行为》

三岛由纪夫,原名平冈公威,出生于日本东京,毕业于东京大学,是日本当代著名的小说家、剧作家、记者、电影制作人和电影演员。作为二战后日本国内的文学大师之一,他不仅在日本文坛拥有高度声誉,在西方世界也得到了崇高的评价,甚至有人称他为“日本的海明威”。他曾两度入围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名单,也是著作被翻译成英文等外语版本最多的当代作家。最终,他因为极端激进的政治目的而自杀谏世。三岛身上集中了当时日本帝国的某些国民精神,整个人都显得十分奇特。他不论从生活方式,还是艺术作品,呈现出来给我们的印象都是日本美学中的两个极端:美与暴烈。一个是日本国民精神中的阴柔面:物哀、幽玄、凄美、恬静;一个是暴烈阳刚的一面:剖腹自杀。三岛的作品在充溢青春、生命力旋动的同时,也回荡着一股死亡之气,他的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涉及死亡。死亡意识简直是一个巨大的、无法逃避的阴影,贯穿三岛的创作生涯。

  其次,三岛由纪夫从唯美与古典美学中,提炼出的是在矛盾中展现“临界值”峰顶的真实与美丽。《假面的自白》中,主人公对近江的心态就极为矛盾:他一方面憧憬近江生命中具有的惊人力量并产生了同性的爱,同时又对近江产生了强烈的嫉妒;《金阁寺》中,“人容易毁灭的形象,反而浮现出永生的幻想;而金阁坚固的美却反而露出了毁灭的可能性。像人那样,有能力致死的东西是不会根绝的;而像金阁那样,不灭的东西却是可能消灭的。”在矛盾与逆反中,三岛由纪夫企图在死中意识生、在丑中发掘美、在伪善中寻找诚实、在暴烈中展现优雅、在违道德中弘扬道德。这种落差意识的交错,即是矛盾的“临界值”。三岛由纪夫从中为人们展现了肉体快乐与精神痛苦的对立,以及被压抑的性欲与病态的焦虑之间的矛盾。在《我经历否认时代》中,三岛由纪夫说:“眼看肉体与理性的均衡将被打破的时候,就会在难以打破的紧张中产生美。”

由此看来,害怕这些小事的重要性委实不容小觑。人类为了生存下去,还是应当要害怕那些无足轻重的事物比较好,由于每个人感到恐惧的总量大致相同,要是把恐惧多数用在无聊的事物上,就得以免去对死亡、氢弹和战争的恐惧,继而从这铺天盖地的恐惧中,确保住个人的自由。

  三岛由纪夫在《文化防卫论》一文中,反对美军战后制定的象征性天皇制,同时也反对“复活政治概念的天皇制”。他说:“政治概念的天皇,大概不得不牺牲更加自由更加概括的文化概念的天皇。”可以说,三岛由纪夫思考的天皇,不是政治权力的象征,而是作为悠久的传统文化的象征,而且他说“将天皇包括在全体主义的政治概念里,正是日本和日本文化的真正危机”。所以三岛由纪夫要恢复“文化概念的天皇”是恢复自神代(神武天皇即位前,由神支配的时代)以来的传统天皇观,以天皇作为精神权威实体和天皇的神格实体,以维系日本国家与民族的统一和日本历史与文化的传统。他对文化天皇的顶礼膜拜,让人倍感这文化的天皇,其实就是他自己所推崇的独特美学。这一点,从他后期的文学作品中就可以看出。

不道德的教育讲座

……

  高中时,三岛由纪夫在清水文雄的影响下开始涉猎东西方古典文学。首先占据三岛由纪夫审美意识的是日本传统中的放荡之美,即以井原西鹤为代表的“好色”的审美。三岛由纪夫在其中融合了弗洛伊德的性倒错说,从而构建了自己唯美、浪漫的古典审美标准。三岛由纪夫在其文学作品中常描写的性爱,并不以展现欲望为目的,而是致力于挖掘在奇异的情欲下所呈现的真实的人性和身而为人的本能。他关注的是人,不是色。《假面的自白》、《爱上的饥渴》都是将战后人们的心理压抑转为一种颓废、诡异的状态,从而发现其中潜藏的真实的美。

《自由与恐惧》

  从另一层面说,三岛由纪夫又始终生活在悖论之中:在众人面前,他常用开朗自信的面具,虚张声势的追求异国格调。但在大多的时日里,他又埋头疯狂工作,偶尔袒露(无法掩饰)病疾似的疲惫和紧张。他的生活在其精心安排下,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看似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功。尽管这样,还是有一个本质性的矛盾让他无法解决,而且是使用任何面具都无效——肉体变成美的任务,接着就是美的宿敌,而灵魂只在冷眼旁观。他毕生追求的美学目标,令他感到无论如何都无法实现。

厄罗斯忒拉按:

  与此同时,三岛由纪夫还倾迷于王尔德那种否定宗教、道德和唯美的艺术至上精神,崇尚用世界文学视角来审视日本的古典文学。三岛由纪夫喜欢日本近代作家古琦润一郎的肉体恶魔主义,泉镜花的病态性的幻想,伊东静雄的浪漫的空幻,北原白秋的妖艳语言以及立原道造的爱与死的诗的戏剧性等等,从而确立了一种信念,那就是“日本古典具有一种力量,执拗地盘踞在日本的现代人的心中”(《师生》)。(《20世纪日本文学史》,叶渭渠 唐月梅著,青岛出版社,1999年第一版,第346页)

一个人的心理状态若是百分之九十九的道德加上百分之一的不道德,可是处于不定时炸弹般的危险状况;若其心理状态是百分之七十的道德加上百分之三十的不道德,可算是一般社会民众最为无害的标准。这种百分比很难从精确的数字做判断,只能说:比起百分之三十不道德的人,那些百分之一不道德的人,更加贴近犯罪的边缘。而那些胆大妄为的政客们,其心理状态根本是由百分之一的道德和百分之九十九的不道德所组成的,但他们不仅不是罪犯,甚至还被誉为“国民的最佳典范”呢!

  其实,看《忧国》让人感到的是三岛由纪夫似乎在用这篇小说为他几年后的自杀进行排演。到了1965年的夏天,三岛由纪夫开始着手他文学生涯中最主要的创作——6年时间写一部四卷长篇小说。这部超长篇小说就是《丰饶之海》(包括四卷《春雪》、《奔马》、《晓寺》、《天人五衰》),时间跨越了60年。《丰饶之海》的主人公本多繁邦贯穿于四个故事的始终,他的朋友松枝清显却以命运轮回的方式,同样存在于每一卷里,可以说本多繁邦见证了松枝清显的四次生死。小说运用东方佛教轮回的永恒观,将整体构成一个大圆环。《丰饶之海》把死亡的趋势分为已生、死和再生三个自我否定阶段,方死方生,已死已生,生命在逃去,生命在延续,给人印象是主题的恢宏和深远,讲述了一个生命冲破时空不断再生以至永恒的故事。可以说《丰饶之海》让三岛由纪夫掏空了他灵魂中的全部。1970年,他寄给一位英国朋友的信中说“写完了这部超长篇的小说(《丰饶之海》),让我感觉像是走到了世界的终点”。终结篇《天人五衰》可能就是三岛由纪夫末年的绝望思想,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便是“以大灾祸为终结”。大灾祸又是什么呢?就像他在结尾将主人公置于人生的最后一程,却用离奇的情节对主人公和他自己提出这样的疑问:是否漫长的一生终究是毫无意义呢?以缅怀历史和瞩目未来的全部悲剧性和虚幻性,唤醒执著于现在时的时间意识,并对在死的困扰中,追求死的精神价值,渲染为“忠君爱国”的永恒观,这才是贯穿这部小说全书的主旨所在。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萄京997755,转载请注明出处:www.649.net:三岛由纪夫,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