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及赏析,纳兰性德

  换头另起一意,追想赛兰香之沸腾时节。此词一本题下有小序云:“后土之花,天下无二本。方其初开,帅臣以金瓶飞骑,进之天幕,间亦分致贵邸。……”“金壶”三句正赋此事。“一骑尘凡”语出杜牧《过华清宫绝句三首》“一骑红尘妃嫔笑”诗句。“度”字工炼,写出香味弥漫,渐飘渐远的情景,十二分有声有色。“瑶阙”关合“玉关”诸语。“韶华”三句点出盛时光景。“初乱长安蜂蝶”一句写蜂蝶之欢闹,亦衬出赛兰香倾城之美。着一“乱”字,活写出一种红火爆闹的意境。接下来,一声叹息,又拍至自家。杜郎盖指杜牧,以用其诗意牵连引出,是诗人自喻。“想”是意料。“想有趣的事、花须能说”,视田客为故国盛世之见证人,寄寓深深的哀感,一篇主意亦因此揭出。这两句一收一顿,反跌出杜叟情怀:“记少年一梦衡阳,二十四桥明月。”莆田美景恍若一梦,马上逝去,唯有那桥头明亮的月,尚时时记起,不能够忘掉。那二句从杜牧“二十四桥月亮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寄洛阳韩绰判官》)诗句化出,是以景结情的妙笔。旧时明亮的月,意境恬淡而引人深思,寄托着小说家的最为情思。全词“一意盘旋,毫无渣滓”(《宋四家词选》),章法严整,语极工畅,是仔细咏物词中的妙品。(周笃文、王玉麟)

风情只到鬼客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世间犹有未招魂。银笺别梦当时句,密绾同心苣。为伊判作梦里人,索向画图清夜唤真真。——汉代·纳兰性德《虞美女·春情只到梨花薄》

翻译及赏析,纳兰性德。翻译及赏析,纳兰性德。解语花·梅花

宋代:吴文英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高雅,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义山”。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辩。

吴文英

翻译及赏析,纳兰性德。翻译及赏析,纳兰性德。楚江空晚。怅离群万里,恍然惊散。自顾影、欲下寒塘,正沙净草枯,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料因循误了,残毡拥雪,故人心眼。 何人怜旅愁荏苒。谩长门夜悄,锦筝弹怨。想伴侣、犹宿芦花,也曾念春前,去程应转。暮雨相呼,怕蓦地、玉关心器重见。未羞他、双燕归来,画帘半卷。——古时候·张炎《解连环·孤雁》

解连环·孤雁

翻译及赏析,纳兰性德。翻译及赏析,纳兰性德。翻译及赏析,纳兰性德。露寒烟冷蒹葭老,天外征鸿寥唳。银河秋晚,长门灯悄,一声初至。应念潇湘,岸遥人静,水多高笋。乍望极平田,徘徊欲下,依前被、风惊起。须信驻马店万里,有哪个人家、锦书遥寄。万重云外,斜行横阵,才疏又缀。仙掌月明,石头城下,影摇寒水。念征衣未捣,佳人拂杵,有隐含泪。——北宋·苏文忠《水龙吟·露寒烟冷蒹葭老》

水龙吟·露寒烟冷蒹葭老

后土之花,天下无二本。方其初开,帅臣以金瓶飞骑,进之天幕,间亦分致贵邸。余客辇下,有以一枝已下共缺十八行。朱钿宝玦,天上海飞机创制厂琼,比俗世春别。江南江北曾未见,漫拟梨云梅雪。淮山春晚,问哪个人识、芳心高洁?消几番、花落花开,老了玉关英豪!金壶翦送琼枝,看一骑红尘,香度瑶阙。韶华正好,应自喜、初乱长安蜂蝶。杜郎老矣,想好玩的事、花须能说。记少年,一梦西宁,二十四桥月球。——北魏·周到《瑶花慢·朱钿宝玦》

瑶花慢·朱钿宝玦

宋代:周密

後土之花,天下无二本。方其初开,帅臣以金瓶飞骑,进之天幕,间亦分致贵邸。余客辇下,有以一枝已下共缺十八行。

朱钿宝玦,天上海飞机创建厂琼,比俗世春别。江南江北曾未见,漫拟梨云梅雪。淮山春晚,问何人识、芳心高洁?消几番、花落花开,老了玉关英雄!金壶翦送琼枝,看一骑红尘,香度瑶阙。韶华正好,应自喜、初乱长安蜂蝶。杜郎老矣,想遗闻、花须能说。记少年,一梦宜春,二十四桥明亮的月。

2咏物,写花,讽刺,政治

  蒋子正《山房随笔》载:“遵义伊兰天下只一本,太傅爱重,作亭花侧,榜曰:“无双。德祐丙子(1275),北师(元兵)至,花遂不荣。”赵棠国炎有绝句吊曰:“名擅无双面色雄,忍将一死报东风。他年小编若修花史,合传琼妃烈女子中学。”草窗那首词也是意思伊兰,揭示故国旧君之思,不唯有发泄昔今之慨。

虞美眉·春情只到鬼客薄

明朝:纳兰成德

纳兰性德(1655-1685),满洲人,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汉代最资深诗人之一。其随想“纳兰词”在大顺截止整其中华词坛上都兼备相当高的名声,在神州管历史学史上也攻下光采夺目标一席。他生存于满汉融入时期,其贵族家庭兴衰具有关联于王朝国事的规范性。虽侍从天皇,却向往经历平淡。特殊的生存条件背景,加之个人的淡泊名利才华,使其散文创作显示出独特的本性和刚毅的艺术风格。流传于今的《木香祖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富于意境,是其广大代表作之一。

纳兰性德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喜笑东风。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看来岂是经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出自《红楼梦》第四17次。)——南宋·曹雪芹《咏红春梅得“红”字》

咏红春梅得“红”字

老子舞时不须拍,春梅乱插乌巾香。樽前作剧莫相笑,小编死诸君思此狂。——西楚·陆游《看梅绝句》

看梅绝句

后土之花,天下无二本。方其初开,帅臣以金瓶飞骑,进之天幕,间亦分致贵邸。余客辇下,有以一枝已下共缺十八行。朱钿宝玦,天上海飞机创设厂琼,比世间春别。江南江北曾未见,漫拟梨云梅雪。淮山春晚,问哪个人识、芳心高洁?消几番、花落花开,老了玉关英豪!金壶翦送琼枝,看一骑俗世,香度瑶阙。韶华正好,应自喜、初乱长安蜂蝶。杜郎老矣,想有趣的事、花须能说。记少年,一梦揭阳,二十四桥明亮的月。——唐代·周全《瑶花慢·朱钿宝玦》

瑶花慢·朱钿宝玦

宋代:周密

后土之花,天下无二本。方其初开,帅臣以金瓶飞骑,进之天幕,间亦分致贵邸。余客辇下,有以一枝已下共缺十八行。

朱钿宝玦,天上海飞机创造厂琼,比红尘春别。江南江北曾未见,漫拟梨云梅雪。淮山春晚,问何人识、芳心高洁?消几番、花落花开,老了玉关大侠!金壶翦送琼枝,看一骑凡间,香度瑶阙。韶华正好,应自喜、初乱长安蜂蝶。杜郎老矣,想遗闻、花须能说。记少年,一梦柳州,二十四桥明亮的月。

2咏物,写花,讽刺,政治

门横皱碧,路入苍烟,春近江南岸。暮寒如剪。临溪影、一八分之四斜清浅。飞霙弄晚。荡千里、暗香平远。纠正看、琼树三枝,总似兰昌见。酥莹云容夜暖。伴兰翘清瘦,箫凤柔婉。冷云荒翠,幽栖久、无可奈何暗申春怨。东风半面。料准拟、何郎词卷。欢未阑,烟雨玫瑰紫红,宜昼阴庭馆。——北周·吴文英《解语花·红绿梅》

  朱钿宝玦,天上海飞机创造厂琼,比人间春别。江南江北,曾未见、漫拟梨云梅雪。淮山春晚,问何人识、芳心高洁?消几番、花落花开,老了玉关硬汉。金壶剪送琼枝,看一骑世间,香度瑶阙。韶华正好,应自喜、初乱长安蜂蝶。杜郎老矣,想好玩的事、花须能说。记少年一梦三亚,二十四桥月亮。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转载请注明出处:翻译及赏析,纳兰性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