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末日无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

原标题:如果人类永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

如 果 末 日 无 期

图片 1

图片 2

如果末日无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王十月

                阿修罗王从湄公河上飘过
                你看见穿过光阴的蛇了吗
                它散发芬芳充满魅惑
                在神界人界畜界地界之间或隐或现
                                ——佛之低语

在《如果末日无期》之前,王十月的名字跟“打工作家”像是同义词,他甚至自创了成功学的一个门派:靠写作上位的打工派。他曾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从事过25份工作,笔下从来不缺少底层小人物的甘苦悲喜。

图片 3

阿修罗道
如果末日无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中国西藏唐卡嘿噜葛heruka
阿修罗王被杀死了
他是超级能量的生物
DC MARVEL DC大神级的反派反监控
如果末日无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莫比乌斯DC新52说
这生物 流氓无赖嘟嘟
拯救世界
就像玩笑者
蝙蝠人 头号死敌MARVEL
应该是木乃伊因堪图
他介于其间 利用内控的能力
有利于自己对付莫比乌斯
他叫反监视者
超能力量无赖说 麻烦比好处多多
如果末日无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如果末日无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D反监控 莫比乌斯像黄色的海绵
如果末日无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鲍勃 都是终极美德
帝皇 修罗 雅塔莱斯元素
缉捕王 干将莫邪于蓝
从虫卵出来就ooooo
那感觉不是所想象那么好 很糟糕
那些映衬的缺点
全都在之前维护正法的人都犯了
我其实是一个蠢货
就像DC MARVEL 艾伦 摩尔 Alan moore
英国英格兰作家
天空蝎子 DC MARVEL
有关他的个人维基 被压榨
DC 蝙蝠人 玩笑者 这有歌剧院
玩笑者 实在没有别人抓了
如果末日无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像吉姆 戈登那样的警官
一个义务警员大富大贵 有权力 还有势
敌对者势力
我是说吸血生物 始祖德古拉
舞伴换了 可歌曲 仍是同一首
就像湄公河 魅惑与奇迹
它流向南海 太平洋
小生物起源 进化 变异
两只脚腿立走
四肢撑者不方便
那叫人类种
吃别的小生物又使他们进化变异
其实这立走型的小生物
物种其实比别的小生物
飞得更快

但稍有阅历的人就会知道,哪有什么“成功学”?所有的成功,靠的都是天分和勤奋。王十月自然也不例外,老天给了他文艺的才华,让他写作和绘画都自成风格,让他对生活敏感,对生命多情。勤奋给了他勇气,让他敢于撕掉自己的“打工作家”的标签,写“科幻”。而且,出手不凡。

婆娑世界 有漏皆苦

图片 4

图片 5

——读《如果末日无期》有感

湄公河 或有过毒品运输
我就这么认为
美好与希望
人类种 想像水瓶子 乌斯诺斯
小生物走的飞的什么
嘲讽 还有玩世不恭 喜剧演员
一个喜剧演员残酷的实话
最美好的东西进入变成最美好的幽冥地域
一个黑色的玩笑 额 笑话
追求希望 可失败了 只有嘲讽 还有玩世不恭
湄公河 那些人我想
对 我可埋掉毒品
或者 把毒品扔进湄公河
那是金牛干的活 总拖着它
可能还会被血染
当然 幽冥王 幽冥帝的话
就是血腥革命对于小水瓶子个体而言
我是说 这湄公河 应该感兴趣
在柬埔寨 我意识到白绵羊是邪教徒
金牛牛 是拖运有毒污染的东西
一个黑色和黑暗幽暗发亮的灯笼
额 神兽 一个亲密无间的
说德语的小妖精
游戏 古老过去的黑暗与死亡
血色天空
过了长时间死亡的小屋 鲜血 噩梦
人类种 石头雕刻的石像
鬼滴水嘴兽 还有驱邪人类种
人面马身 还有山羊鱼鳞片
蝾螈大鲵 鳄鱼 爬虫有鳞片 还有鲸 叫摩羯
或者水瓶子 坚硬的东西
敌对者首领 像吸血蝠
还有爬虫鳞片没脚
猪鼻子 混合被动的烛九阴
烛龙小生物 甲壳蝎子
DC MARVEL 会这样 艾伦 摩尔
末日倒计时
来自别的星球小生物 小动物
水瓶子上带着坚硬柔韧的东西
那是交结 捉弄与玩弄 还有取乐
阿修罗王
NAH 冷冰冰 不理人 仇视
被生活所迫
不一定能生存活着

图片 6

文/傅爱毛

2017.1.11草——2.3改定。

王十月书画作品

“敲上最后一个句号,今我大哭一场。他写下了他的生命观, 写下了他对时间的认识, 对爱的认识。 ”

图片 7

刘慈欣说,科幻界有一个隐痛,就是专业性有余、文学性不够。所以,他在很多场合都说,如果更多有文学才华的人来写科幻,会提升整个科幻文学的审美含量。

这是王十月长篇小说 《如果末日无期》 里的一句话。“今我”是小说中一个贯穿始终的关键性人物,身份是“作家”,这部着作被出版社界定为“科幻小说” 。

湄公河

令人欣喜的是,这几年我们看到了几个纯文学作家的转型。比如写《潜伏》的龙一,去年出版了长篇科幻《地球省》;比如,70后的实力作家王十月,刚刚出版了长篇科幻《如果末日无期》。

王十月在这部科幻小说中探索的却是最现实的现实问题。长期以来,人们习以为常地认为,所谓“现实”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爱恨情仇、柴米油盐,还有房价与股市以及宫斗剧和职场博弈之类。然而,把“人”放在怎样的时间维度和空间坐标上来叙事,却致命性地决定了一部作品的格局。王十月显然觉知到了这个致命般的“空”问题给写作造成的重大局限,所以,在他被定义为“现实主义作家” 、以“反先锋的姿态抵达先锋境界” ,而且在现实主义写作的道路上取得了一系列有目共睹的成就以后, 突然转身, 玩起了并不被人们重视与看好的“科幻”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精神性“量子跃迁”呢?是故弄玄虚?还是想“出奇致胜”?我个人认为, 王十月的“跃迁”不是偶然, 而是必然,因为,他的生命发展到了这个阶段,他的灵魂别无选择地遭遇到了他必须解决的迫在眉睫的问题。或者说 : 他的人生闯关到了这一步,非如此不可, 除了迎面而上, 没有办法可以绕道而行。

这是由五个相互关联的故事组成的长篇小说。《子世界》想象生命是一串可以改写的代码,我们生活在计算机的虚拟世界,虚拟又会创造虚拟,于是爱情在中间穿梭,分不清前世今生。《我心永恒》写机器人有了情感,人工智能时代真正来临。《莫比乌斯时间带》写脑联网,蜂巢思维矩阵裁决生活,未来决定今天。《胜利日》写游戏战胜了现实,病毒统治了世界,芯片裸露了真相。《如果末日无期》写人类终于实现了永生的梦想,太阳都变黑了,月亮不再发光,但人还活着,站在末日世界的废墟上……

那么,王十月遭遇了什么问题呢?用两个字来表达,叫作“时间” 。更通俗地讲 : 是人作为生命必然遭遇到的根本问题。

每一个故事,都在“未来现实主义”的统照下,散发着神奇、鬼魅和人文的光芒……对科幻而言,想象力、逻辑和人性,缺一不可;对王十月的科幻而言,这三者水乳交融,读起来让人思接千载,脑行万里。

人们总是习惯性地把全部的精力、甚至整个生命都放在解决“外部问题”上, 而王十月属于极少数具备“内观”觉知的人,在绝大多数人都只肯把眼睛朝外盯向“世界”的时候,他“反观”到了“人”本身的存在——这叫作“观自在”!“观自在”这三个字如雷贯耳、 触目惊心!要听到它,却并不容易。

爱因斯坦说: “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分别只不过有一种幻觉的意义而已,尽管这幻觉很顽强。”王十月,迎着这个幻觉走过去,画出了一道划破天际的闪电。

王十月看到了 “人” 本身的存在!一个作家如果沉迷于故事而淹没掉人的存在,这样的写作注定了无效。在无效写作已经繁琐到令人窒息的时候, 王十月终于把“人”从各种各样或逼仄或狭隘甚或猥琐的犄角旮旯里解救出来,堂堂正正、不偏不倚地推到了人本应居有的位置上, 给了“人”这种造物以通天彻地的终极性存在感和尊严感。让写作的目光关注点 “回到人”,这是王十月这部作品最值得尊崇的地方。

今天就给大家分享王十月《如果末日无期》的创作谈。

人原本是世界的一部分,或者说,天人原本合一,人就是世界,然而,人却把世界作为客体在永不止休地探索再探索,人类对这个世界已经侵犯得太多、打扰得太多,人已经无所顾忌地闯进神的禁区。在这种时代背景之下,王十月先生写了一部“科幻小说”。他想要探究的问题是:“人生的终极意义是什么?如果末日无期,人类将何去何从?”通俗地讲:“时间”到底是什么?时间是可以被超越和突破的吗?可以肯定 : 这部小说的隐在主角是“时间”,“时间”与“人”一明一暗, 两个主角彼此映衬, 王十月要探索的是:在这两个主角的殊死征战中,谁才是最后的“大主宰”呢?

《如果末日无期》后记

就目前的局面而言:不出意外和奇迹的话,这世界上最强大和最战无不胜的人,最终都将被“时间”不动声色地打败。换句话说: 每个人都得死!时间是一把铁面无私的“镰刀”,不管你多么不可一世、多么成功和辉煌,然而,你都无法回避这把收割生命的镰刀。

文 | 王十月

王十月是勇于冒险的作家,他要直面这个问题, 他要为“生命”寻找出路和意义以及最后的救赎, 他要在刀刃上舞蹈。所以, 他在本书的题记中写道:“谨以此书献给‘我们’,囚禁在时间之域的所有生命。 ”“我们”是谁呢?是张今我、是王十月、是你,是我,是我们的父母和我们的孩子,以及父母们的父母和孩子们的孩子——是整个人类。“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正是王十月先生在本书中要认认真真拿来探究的问题。

2017年,我决定写科幻小说。

我个人认为,一个真正的作家,决然绕不开这个貌似“老掉牙”和貌似“老生谈”的哲学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 或者说, 不能在终极性的意义上回答“我是谁”,其所谓的写作都将是建立在沙滩上的类若积木般的玩具城堡。所以,王十月才会在小说中说:“他写下了他的生命观,写下了他对时间的认识,对爱的认识。”

在这之前,我被定义为现实主义作家。我写下的大多数作品,是近三十年来普通打工者的生活。我的长篇小说《无碑》,因此被称为一部“无限接近真相的小说。”另一部描写打工者生活的长篇小说《收脚印的人》被认为是“以反先锋的姿态抵达先锋的境界”,“是70后一代一个重要的发端”。按道理,写打工者的生活,我有着丰富的生活积累,也更容易获得好评。但我还是决心放下这种势头,开始写科幻小说。

所谓“生命观” ,就是对生命的基本认知。这个生命观比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都更加深重与紧迫, 缺乏了生命观的写作, 是没有生命的写作。

不是心血来潮,是我多年的梦。在2008年写下《无碑》之前,我已经写了一部科幻小说,写到十万字时,因故放下,一放就是十年。

选择一个浮士德式的古老命题来作小说主题, 这恰恰是真正的先锋和新锐。正如评论家所说的那样: 王十月先生“以反先锋的姿态抵达了先锋的境界。 ” 这很矛盾吗?不。事情必然如此。世界是圆的,连时间也是一个封闭的环,当年,当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把 “时间” 像柔软的绳套一样折叠起来挂在树上的时候,他肯定想不到,有一天,科学家会证实 : 时间当真可能是一个可以弯曲与折叠的圆环状莫比乌斯带。如果艺术可以与科学迎面相遇、宗教与科学的殊途同归也便丝毫都不足为奇了。所以,王十月看似浮士德式的命题与探索,却不期而遇地与当下科学最前沿的现实来了个实打实和硬碰硬的现实“大撞车” 。当编辑人类基因的现实版故事紧接着小说的出现而活生生赦然呈现时,不禁使人感到瞠目结舌,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我出生在长江南岸的湖北荆州,巫鬼文化是荆楚文化的核心。

是小说在预言现实,还是现实在注解小说?

我从小就在这种神秘的文化氛转里长大。小时候,经常有人传说谁家母猪生了一头象,某地女人产下一盆青蛙,某人夜行时遇上了鬼。家里孩子夜哭,会请巫师书写“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一念,一觉睡到大天亮”贴在路边。我们认为猫是通灵的,猫死之后,要将其尸体挂在高高的树梢任风吹雨淋日晒,渐渐回归天地。

以王十月对待写作的端庄和恭敬之心,他要解决的是灵魂的深层困境和生命的根本出路问题。具体地说, 他要探索的是“死亡”和“时间”以及人之“本心”的问题。是“死”决定了“生”,不解决“死亡”这个问题,“生命”本身就毫无根基性可言。恰如他在作品中言说出来的那样:表面上是“现在”决定“未来”,事实上, “未来”也同时在决定着“现在”,“时间”不是线性的, 也不仅只是环状的圆形, 甚至可以是庞大的球型集合体, 过去、 现在和未来以量子纠缠的方式同时并存, 没有绝对障碍, 这也就是为什么,《百年孤独》事实上并不魔幻的原因:当我们认为死者消失成为鬼魂的时候,所谓的“鬼魂”只是在一个更高维次元的时间带里过着属于他自己的日子而已。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新京葡娱乐场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末日无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